舞痕

最近停更,專注開車&補我英,開/補完繼續連載
~請點開這裏~
※副开fgo&黑白来乙女向※
※主要双连载心操乙女向※
※十一月敌联合乙女向特辑※
※十二月预订漂白水乙女向※
※文筆爛掉渣的佛係+儒家無名滿腦子黃色廢料寫手※
☆感謝你的關注、點贊、紅心★
★歡迎加Q擴列或私聊
本人十級尬聊 望海涵☆
★懶癌寫手極度需要催更☆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海底所见的破碎光辉

第八章

自从那次之后你们都不约而同的没有提起这个吻。
你们依然在岸边溪水,依然听见有人来就潜下水游到远方去玩,依然直到天黑之前才回去。
仿佛从没发生过那件事一样。
但似乎又有什么改变了。
“抱歉,没让你久等吧?”你穿着以往的白衬衫黑裙子的校服气喘吁吁的跑来。
“没事,”心操露出一抹笑容“我也刚来。”宛如温和的暖阳一样,你看着他也笑了起来。
在几次将鞋子放在岸边之后你出于为了避免被发现什么端倪的原因而选择了将鞋子放在家里,光着脚过来。
反正家也离这里近。
你一如既往的坐在岸边,把脚泡在冰凉的水里,微微晃动着。
心操游向前了些,试探性的将下巴搁在了你的腿上“那今天要做什么?”
天知道此时此刻的心操有多么的紧张不安,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却做得小心翼翼,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死了一样。
所幸你只是稍微好奇的看了他一下,然后也没说什么,就这样任由他靠着了;或许是因为你对于这方面并没有太大的认知吧,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你跟一般的花季少女各方面来说都不太一样。
“嗯……不知道呢。”你抬头望向那晴朗的蓝天,暖和的太阳照耀在身上,一阵阵的风吹来。
你感受着这一切,包括身边的那个存在,忍不住眯起眼睛,扬起一抹笑“好像……这样也不错呢……”心操看着你的样子也笑着将搁在你腿上的下巴转为脸颊,然后一手轻轻握着你的脚掌,玩着你白白圆圆的脚趾。
脚上传来的痒感令你不住动了动脚趾,你睁开眼睛看着心操的手“嘻嘻嘻你干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受不了这种痒感而将脚向后缩。
但心操却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而抓住了你的脚掌,骚着你的脚底“嘻嘻哈哈哈哈哈哈住手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很痒啊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开始踢起脚,奈何海妖的力气过大,你还是挣不开他的束缚。
玩着玩着,玩到最后你躺在了地上喘气,心操趴在你身上,抱着你。
“你的身体好热啊……”说着埋在你脖颈处的海妖蹭了蹭你的肌肤。
柔软而有些刺的紫发激得你又开始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等一下,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低沉而有些闷的笑声从你的脖颈处传来。
又玩闹了一会之后,你抱着他的身体“心操的身体很凉快呢……”
“是吗?”心操摇了摇鱼尾,打起了些许的水花“是啊~”说着你也用脚拍打着海面。
“对了!”你突然把心操推开,坐起身来。

少女一脸兴奋的看着海妖”都忘了告诉你这件事!”而少年一脸疑惑的看着人类。

2018必更:29/42

题外话1

关于心操跟你之间的暧昧
在这个故事中你跟心操的关系会比较暧昧但又天真是因为你跟他的生活环境令你们对于
「感情」这事比较无知,所以相较于“原本”的心操人使,在性格行事方面会比较不一样,但会尽量不偏离太多

题外话2

刚打开第八章看到已经写了一半真的是开心得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发出闪闪的声音.JPG
以及我终于感到进度啦!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first day-meals

在被心操送到客房休息之后,你躺在那张洁白大床上,不知是因为先前跑步的疲惫还是伤口亦或是药效的关系而沉沉睡去了。

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心操叫醒的,此时天已全黑。
照亮房间的火光也微微在他脸上照耀着,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心操先生……?”
“起床了,晚餐要吃什么?”说着他一边微微摇着你的肩膀。
你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晚餐吗?心操先生要吃什么?我来做吧。”说完你脸上一如既往的出现了微笑。
但心操却不赞同的皱起眉头“不行,你现在手受伤了。”
你坐到床边,一边穿着鞋子一边道“但是啊,接下来的几天我都要住在这里,我想帮点什么忙,不想太过麻烦心操先生,那样太不好意思了!”你直起腰来,看着同样坐在床边的荒野巫师。
虽然心操的眉头微微松了下来,可还是不赞同“但你现在受伤了,当务之急是应该好好养伤。”
你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毕竟届时万一伤没养好就更加麻烦心操先生了,于是你开口道“那不如这段时间就先拜托心操先生了,等伤口好点的时候就由我来帮一些忙吧。”
心操看着你这么坚持的样子,也没在多加阻拦,点点头应了。
于是,你就做在餐桌前看着巫师先生在流理台前忙活的背影。
然后你就这么茫然的看着这位巫师先生各种往锅倒进来自各种奇异的瓶瓶罐罐的各种奇异粉末或者液体,心中顿时不知所措、百感交集。
你:我上次来有看到这些东西嘛???

做完了之后,你看着他做的料理,他看着你看着他做食物。
“怎么了?”他问。
你答“没什么……我就是好奇你刚刚往菜里都加了些什么?”
心操顿时反应过来,扯出一抹笑“没什么,就是普通的调味料,看起来很奇怪是因为来源跟一般人的不同,通常巫师的调味料来源都是某种野兽什么的。”
“哦哦~”你点点头,然后一口吃下了心操料理,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好吃!”
心操笑了笑“你喜欢吃就好了”然后也开始吃起了晚饭。

吃完晚饭之后,你想帮忙洗碗然而却又再度被心操以伤口为由而拒绝了,于是你只好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发呆想事情。
洗完碗后心操看了眼时间,然后走到你面前“差不多到时间换药了,你先去洗澡,洗完我再帮你换药。”刚说完你就站起身准备要去洗澡了,可是心操突然叫住了你,你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切记,洗澡的时候伤口可以碰到水但不能碰到肥皂,也尽量别动到伤口。”他如是说。
说完话你点了点头就去洗澡了,而巫师也走进了他平常在的房间准备辅料去了。

之后心操从新帮你上了药,上完后他就让你休息去了,于是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2018必更:28/42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the reason

你听到了心操的问题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也知道…那个森林……本来就比较常出现野兽嘛…啊哈哈……呵……”你无奈的摸了摸后颈,有些不知所措。
心操看着你的样子只是呼了口气,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情况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心操突然开口“你之前为什么就那样答应跟着我回去了?”
“诶……?”过了几秒你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想都没想的笑着回答道“因为那时候是你救了我啊。”
心操有些无言地看着你的表情“你就不怕我是黑巫师?”
“唔……”你思考了一回才道“那时候没想那么多,直觉就相信了心操先生,而且…那时候是心操先生救了我,所以这条命交给小心操先生也无妨。”说完你愣一下然后又笑着道“啊,这次也是被心操先生救了呢。”
心操听了你的话呆了几秒,红色迅速窜上他的脸颊,巫师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巫师帽,戴在头上,拉着帽檐试图遮住脸红,还不忘转身背对少女。
“心操先生……?”你好奇的看着巫师,他微微转头,勉强瞄到你,抓着帽檐的手改为捂着嘴巴“…你不觉得我像是黑巫师吗……?”
你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不觉得啊,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只觉得有点凶……大概是因为脸的关系吧。”说完还傻乎乎的笑了。
心操呆呆的看着你的笑容,完全超出意料的答案令他想起了那些以前在学院的往事。
“心操先生??”你看着他呆住的样子,突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难道心操先生是黑巫师!”
你话音刚落就被心操给驳回了“不是!”接着像是因为刚刚的大吼而感到不好意思似的咳了一声,“我是荒野巫师。”
“荒野……巫师?”这个完全没听过的词语令你疑惑地挑起眉毛。
“嗯,”心操转过身来,一脸正色的向你解释“所谓的荒野巫师就是既不是白巫师也不是黑巫师,立场是中立的存在,荒野巫师并不常见,一半是因为少,一半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固定的居所。”
“没有固定的居所……”你垂眸细思,心操看着你的样子感到不解“怎么了?”
你扬起头来,笑了笑“没什么,只是觉得以后见不到有点可惜。”巫师呆了几秒,然后又道“嘛,有缘就能再见到。”
其实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心操产生了「那不如就这么留下吧」的念头,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念头,心操感到压抑不已,但还是在念头刚出现的时候就将其掐死了。
“走吧,我带你去客房休息。”
“嗯!”

不过这位荒野巫师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念头会在短短几天内成长的如此快速。

2018必更:27/42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meet agagin

你惊讶地抬头看向来人,熟悉的黑色服饰与巫师帽,还有那头被尖顶帽给压住的紫发,紫色的光芒照耀了他白皙的脸庞。
“心操先生……”
“真巧啊,第二次见到你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说着他脸上带着打趣的笑,但是没过多久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皱眉的表情。
心操一把将你抱起来“诶?!这是!?”吓得你抱住了他的脖子。
“先到我那边处理伤口。”虽然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却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严肃。
心操就这么抱着你走向了他的住处,途中他也告诉了你为何在此现身的原因。
原来是你不知不觉中跑到了巫师住所的附近,心操听到了野兽发出的动静才会过来这边看看,没想到就再次见到你了。
说完原因之后,你们也到达了黑色城堡。
心操抱着你走进了之前那晚他所待的房间,他将你放在黑色高脚凳子上,你好奇地看着周围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里面也装着许多看起来很奇异的东西。
心操将你放在凳子上之后就走来走去,手上不断忙活着。
不过这也让你有了机会可以仔细看一看他。
那顶黑色顶端有些向后弯的巫师帽已经在他开始忙活千就拿下来放在桌子上了。
高领的有些像是斗篷的黑袍子,胸口处左边挂了许多像是徽章的挂饰,不过右边也挂了些许,袍子的长度刚好及地,而袖子的长度则及至手腕处。
许是因为走来走去而太热的关系,心操随意地将袍子也放在了桌上,让你看到了袍子下的衣着。
他的脖子处佩戴着一条黑色丝带挂着一个蓝色宝石,上衣是黑色的无袖高领,裤子则同样是黑色的,裤管随着长度而宽大。
虽然因为裤子的关系而无法让你完全看到鞋子的样子,但从看到的部分你推测出大概是靴子,颜色同样也是黑色,皮革上有着不显眼的黑色花纹,可以看到黑色鞋带跟一样是黑色的短皮带。
就在你看着心操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忙完了他手中做的事,巫师手上拿着一块上面有着绿色辅料的白布还有绷带跟一块干净的白布。
心操向你走来,坐在了另一个黑色凳子上,在把将白色布料放在黑桌之后他伸手将你那还捂着伤口的手移开,把那块血染的布料撕开后,拿起桌上的白布敷上你的伤口,手臂处传来一阵冰凉与刺痛感,激得你脸都在一起了。
心操开口道“忍着点”接着又说“伤口至少要一个礼拜才会好,这段时间你就住我这,以防有什么状况。”说完他将绷带一圈一圈的缠上去“刚刚你在森林里看到的那头野兽很危险,牠们所造成的伤口要是没有处理好就会出现各种状况,严重的话会死亡。”

“就住之前那间客房没问题吧?”说着心操拿起另一快干净的白布,用桌上的水瓶打湿之后塞进你手里。

(第三章长度出错而加长的部分)

“没问题。”你轻轻点头“接下来真是麻烦你了,心操先生。”说完你不好意思地朝巫师笑了笑。
“没事,”他看了你一眼,也扯出一抹浅笑“缘分嘛。”接着话锋一转,心操问“你怎么出现在那里还被野兽追?”
“村里有个小孩不见了,大家都在村门口那,有些人看着森林,我猜应该是跑进森林里了,所以就……”说完你又有些害羞的笑了笑,接着你继续讲完了后面发生的事。
听完后心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

“整个村子里就没一个大人可以去找,非要你一个少女去?”

2018必更:26/42
下一章长度恢复正常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forest

自从那天之后你就再也没见过那位紫发的巫师了。
但日子还在继续,你也日常做着自己的工作,回来后不是没有人问过为什么你过了一晚才回村,只是都被你给糊弄过去了。

某日,村民们都站在村口,不知在看什么。
于是你放下手中的水桶,穿过了挤在一起的村民们,看到了最前方有个妇女跪坐在地上哭泣,旁边还有几个人在安抚她,而有些村民则看着远方的森林。
你上前一步,看着那位抽泣的妇女,不禁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年轻少女刚要回答,那位跪坐在地上的妇人就先开口了“我的…呜呜……我的孩子啊啊……”哭泣声穿插在词语之间,到最后这位妇人崩溃般的大哭起来,一旁的人赶紧安抚她。
得知答案令你松开眉头,但随后却又因为担忧而再度皱眉。
你看了眼远方的绿色森林,呼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开口“我去找回那孩子吧。”
此话一出,其他人都惊讶的看向你,只有那位妇人激动的爬到你脚边,“真的吗?!”看着你的眼神充满了希翼,宛如溺水的人看到了浮板一样。
你蹲下来扶着那位妇人,带着微笑轻轻地应道“嗯。”
周围的村民们个个都表情复杂的看着你跟那位妇女。
“喂……”一个男村民皱眉,似乎非常不认同的样子。
另一个男村民也开口了“真的要让她去吗?她……”后面的话语仿佛估计这什么一样而没说出口。
但他的话却让一旁的民众跟着附和。
“是啊是啊。” “还是别去了吧。” “说不定只是去哪玩了。” “就是啊,搞不好待会就回来了。” “算了吧,还是别去了。”
妇人一听,像是害怕你反悔似的,紧紧抓着你的手“求求你去找我的孩子,我真的到处都找不到他!”妇人激动的摇着你的手。
“嗯,我去找他。”你点了头,然后站起身向森林方向跑去了。

森林里不知是否因为茂盛的叶子而感觉有些阴暗,你一边看着四周走,一边喊着男孩的名字。
你不知在森林里走了多久,但就是不见男孩的影子,所幸对于森林的路你很熟悉,所以不会迷路。
“姐姐!”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回过头看去,是那个你在找的小男孩。
他全身有些脏兮兮的向你跑过来,一把抱住你哭着,你赶紧弯下腰安抚着他。
“走吧,我们回去。”你边拍着他的背边说着,他脸埋在你的白裙里点点头,眼泪将裙子给染湿了。

于是你拉着小男孩的手走上了出去森林的路。

(因第二章长度问题而加长)

就在离出口还有一段路的时候,没想到突然一只野兽冲了出来。
你们惊恐的看着那只巨大野兽,你先是回过神来,抓着男孩的肩膀“姐姐会把野兽引开,你赶紧自己跑回去,继续直走就出了森林,出了森林也继续跑,一直到回了村庄才能停下来,姐姐过一会就会回去的,好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你一把将小男孩推向出口的方向,然后独自将野兽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途中你一直注意自己跑的方向,尽量不往森林深处跑,也不往出口那跑。
不知奔跑了多久,你气喘呼呼的感觉到仍在跑动双脚传来的疲惫感,但身后野兽依然还在追击着,而你也只好继续大步奔跑,以免丧失性命。
只是不想你还是一个不小心给身后的野兽一个爪子伤了,从手臂传来的过大力道让你无法保持重心,摔倒了地上。
你按着手臂上留着鲜血的伤口,周围的白色布料因血而染成了鲜艳刺眼的红色。
你看着那头野兽一步步缓慢地宛如死神般踏步走来,你用脚勉强向后挪动几步,顾不得伤痛卖力的爬起来继续奔跑。
而这个动作仿佛信号般的让你跟身后那头野兽再次展开了追逐。
你一边奔跑一边时不时向后看着那头凶猛的野兽,顾不得奔跑的方向,只能尽量依靠树木阻挡牠的速度,突然你看到一阵光芒袭来,击中在那头野兽身上,而你也靠上了一个温热的怀抱,在光芒的照耀下,你看清了来人的脸庞。

“真巧啊,第二次见到你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说。

2018必更:25/42
下一章也有加长part
可是会比较短,然后就回复正常的长度了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night

将菜放进不远处的盘子之后,一盘一盘的放在了黑木桌上,又去放盘子的地方拿了刀叉,将一切摆放完成之后,你满意的看着桌子,然后又接着走向了心操所在的房间的门前。
你紧张举起手准备要敲门,但又因为害怕打扰对方而又缩了缩手。
于是在几个来回之后倒是巫师先开了门,“啊……”你被突然打开的黑门给吓得倒退一步。
“找我有什么事吗?”对方先开口了。
你紧张地抓着裙子“擅自做了晚饭,请问你要一起吃吗?”说完这句话你都紧张的僵直了身子。
心操有些好笑的看着你的样子,“不用紧张,我之前只说了不要碰看起来特别的东西,所以没事的”接着又道“一起去吃吧。”
你开心的笑了笑“好的!”然后提着裙子,小跑跟上了巫师。

寂静的屋子里只有来自饭厅的刀叉跟盘子碰撞的声响。
你紧张地看着心操将叉子上的食物送入口中,放在餐桌下的手都抓皱了裙子,默默在心里祈祷着对方会觉得好吃。
心操将食物吞下之后,抬头对着视线来源道“很好吃,别一直盯着我了,快吃吧。”然后在心里默默想着:
「好久没跟人一起吃饭了」
「上次这样的时候……是在学院的时候吧……」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
被抓包的感觉令你不好意思地脸红了,干笑了几声之后也开始吃起了晚饭。

吃完晚饭,将一切都收拾干净之后,你被巫师带领着到了客房。
心操将门打开,带着你走进了房间,房间同样也是黑色,除了床是白色以外其他东西都是黑色的,包括门板也是。
穿着黑衣的巫师有些与房间融为一体,心操转过身对你说“房间有浴室,还有柜子里有衣服可以换。”
你笑着回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晚安。”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离开了。
“晚安。”你看心操走出去,然后在一声关门声响之后看了看自己就是有被提起但还是有些脏掉的白裙果断决定换掉。
你走向黑色的衣柜,打开之后找了件跟自己差不多的尺寸的睡袍之后,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之后的穿着白色睡袍你将有些脏的裙子挂在床尾,掀开了厚重的洁白棉被,躺在了柔软的白色大床。

一夜好梦。

(開頭兩章長度出錯因此加长)

被生理时钟叫醒的你看到透过厚重窗帘的微亮白光之后缓慢步行到浴室里。
你本想刷牙但发觉到现在根本不是在自己家,也没有牙刷这件事,只好漱个口、洗个脸就完事了。
走出浴室后你脱下白色睡袍,左思右想一番之后还是决定丢进浴室里的洗衣篮,然后才穿上自己有点脏白裙跟那皮革色的马甲。
熟练地将背后的黑绳繫上之后你走出了房间。
你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的黑色沙发上,待天从微亮变成了大亮之后心操才从房间里出来,服饰一如昨晚那样。
心操走出房间后没想到少女已经起床了,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然后走到了少女面前。
正在发呆的你看到了黑色袍子才反应过来“早上好,心操先生。”
“早上好,我送你回去吧。”
“嗯,那就麻烦你了心操先生。”说完你站起身来。
“不麻烦,走吧。”
于是你们沿着昨天的道路走到了山脚。
“那么我走了,再见,心操先生。”说完你向这位救了你的巫师鞠躬,而他也点了点头,“有缘再见。”
你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村庄,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你回头望了眼巫师所在的地方——

空无一人,只有几根黑色羽毛落下,以及乌鸦的叫声不绝于耳。

2018必更:24/42
下章同样会有加长部分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the house

等到心操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一身黑的巫师在夜色中与黑暗融为一体,只有他手中那根黑色法杖顶端悬浮的绿色宝石在发光。
大门随着被心操推开而发出了沉长的吱呀声,为夜色添加了一分阴暗。
你随着他的步伐走进了黑色城堡,四周黑暗因心操的进入而点亮一个又一个火光,你好奇的看着就连内部也是黑色的城堡,这样的黑色不仅不阴暗反而还添增了一丝幽雅。
心操将你带领到了看起来像是大厅的地方,他把怀中不属于自己的纸袋放在了黑色木桌上然后转身看向你“在这里不要乱走,看起来特别的东西也尽量不要乱碰,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就在那个房间里。”说完心操看向了不远处的黑门。
你乖巧的点点头,看着心操走进那扇门,随后开始打量起周围,黑色的城堡里不仅墙壁是黑色,连地板都是黑色,但这个大厅的地板画着奇异的白色星星图腾,看起来有些像是一个某法阵;大厅的中心摆放着黑色矮桌跟黑色沙发,周围放着黑色的柜子,有些地方放着各种颜色书皮的书,有些则放着奇异的东西。
看完四周之后,你拿起放在矮桌上的纸袋,走向了像是厨房的地方,在流理台的不远处是餐桌跟椅子,这里也和大厅一样是清一色的黑。
你把纸袋放在流理台上,从里面拿出了食材
「他只说看起来特别的东西不要碰……那我拿个锅子做个菜也没问题吧……?」
打着小聪明的你又蹲下身去打开柜子,如你所愿的看到了锅子等器具,于是哐当一声之后又紧接着啪嗒一声,厨房开始发出了源源不绝的声响。
而在另一头的巫师心操还忙着手中的活,完全没注意到身处厨房的小姑娘也开始在忙活了。
阴暗的房间内,心操早已脱下了看起像是斗篷的黑袍以及那顶巫师帽,紫色的短发不规则的翘竖起来,他的脸庞被房中唯一的光源——釜下的火光照亮着,闷热出来的汗水因光芒而有些闪闪发光,心操专心致志的看着釜中的药水,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药草缓缓落入深蓝色的药水里,一直到过了段时间,药水的深蓝浅了些,他才松了一口气。

巫师刚打开黑色房门,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门前还举着手的少女。

2018必更:23/42
以后的篇幅会在长一些,然后固定下来~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Chapter name

你跟在巫师的后面,脚下是顛簸的山路,远方是日落将天空染上了一片橘红色的美丽景象,由上往下的视角让你俯视着这片森林已经因为距离而变得细小的道路,这样的景色令你不住小声惊叹“真漂亮……从来没看过这种景色……”说着你转回头看着眼前黑色巫师的背影,他手中的黑色木杖敲击在干硬的土地,在一片宁静中发出了细小的声响。
“那个……”眼前的巫师依然行走着,但却半回头的看向声源“巫师先生叫什么名字?”
他并没有回答,只是回头看向前方依旧行走着,气氛回到了你提问前的宁静,这样情况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令你紧张的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全然不知道眼前巫师的细思。
巫师回头看向那个紧张得低头思考因此连自己回头看她都不知道的天真少女默默想着:
「虽然一般来说是不该告诉别人名字的」
「但是这家伙感觉这么天真……」
「算了,姑且就相信自己的直觉吧」
“心操人使。”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诶?”你愣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然后开心的告诉了巫师先生,啊不,是告诉了心操自己的名字。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默默的上扬了嘴角,不过在他回头看向少女之时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心操回头看向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抱着袋子的少女,开口道“纸袋我帮你拿吧。”但你笑着回应“不用啦,这样太麻烦心操先生了。”
巫师沉默了几秒然后又再度开口“天快黑了,我帮你拿着吧,这样比较快。”
你也沉默了几秒然后笑着将袋子递给了巫师“那就麻烦你了,心操先生。”

尽管你很想说出心操穿戴的斗篷是也及至脚掌的事实。

2018必更:22/42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这个巫师看起来有点凶

※架空设定/世界注意

Chapter Start

“没事吧?”站在你面前的巫师问道。
他的身高很高,这令由下往上看的你感到有些压迫,可是当看到他那双意外地散发着一股懒散气息的紫眸却又巧妙的消失了。
你看不到他的身材,因为他穿着一个长至脚掌的黑袍,上面还挂着些许小小的金银铜挂饰,这个黑袍有些不同,因为肩膀的部分是露出来的,那另黑袍更像是「挂」在他身上,巫师另一手还握着一根近乎等身长的法杖,法杖是有黑色木头做成的,顶端的部分是三根弯弯曲曲的树枝,中心还悬浮着一颗散发着绿光的绿色矿石。
“我没事……”你把手搭上了巫师伸过来的手,“唔嗯。”他一个使劲便将你拉了起来。
“谢、谢谢!”还有些惊魂未定的你在原地站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蹲下身去捡东西。
“不客气。”巫师回应道,接着他又说“天色已晚,我还有事情必须回家,但是你晚上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所以——”
“所以……?”你迟疑的一边看着巫师一边把东西放回纸袋里。
“所以,今晚就先跟我回去,明天我再送你回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不,其实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巫师便设想过了各种抗拒的反应,但没想到眼前的少女却是“诶?”的一声之后就答应了,而且还说了句“那就麻烦你了,巫师先生。”
这意料之外的反应令巫师瞪大了眼睛,但碍于时间问题而将满腹的疑问吞回肚里,只是站在原地等她。
少女快速的将剩余散落在地的东西捡起来之后便朝着巫师的方向小跑,踏上了跟巫师回家的路。

与此同时也踏上了与巫师结下缘分的道路。

2018必更:21/42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海底所见的破碎光辉

第七章

海沫绿色的海里,你们意乱情迷的互相拥抱,彼此的双唇紧贴在一起。
你一手附上心操那黏滑的蓝色末端的紫鳍,微微蹭着。
心操将抱着你的一手握上你摸着鳍的那手的手腕,让你的手掌完全贴合他的脸颊。
紧贴着的双唇变换着角度慢慢厮磨着,他轻含你的嘴唇,舌尖抵上你的唇缝,意外的有些温热,你嘴唇轻启,他便顺势而入与你交缠共舞。
深海里,你跟心操交换着彼此的氧气。
从嘴中跑出的氧气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往上游去直至水面。
“唔嗯……”你微微皱眉,心操察觉到这点,一吻结束。
你跟心操迷茫的看着彼此,他带着你往上游去,这段时间正好足以让你们两个反应过来。

出了水面的你们都喘着气,看着彼此的样子。
直到过了几秒后你才抬头看了下已经乌云密布的的天空,“时间不早了。”你如是说道。
“嗯。”他点了头,然后跟在你后面游向了回去的方向。
所幸在你们回到岸边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了,你双手搭在石上,一个使力便爬上岸去了,拿起那双黑色夹脚拖之后你微微回头看着那个还停留在岸边的海妖少年,“下次见。”
“嗯。”他点头回应,然后又看了你几秒才潜下水,而你在他离开之后也打着赤脚踏进了森林,离开了岸边。

回到家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灰蒙蒙的天空看不到一点白,过了几秒之后大雨降了下来。
雨滴急急坠下,打在不同东西上,发出了粗暴的声响,而这却丝毫干扰不到你的心思。
你坐在窗户前,耳边全是雨滴在窗户上破碎而发出的啪啪声,但你宛如听不到似的,眼神放空,心绪全在自己的唇上,你的食指跟中指在上面轻轻来回磨蹭:
「接吻……」
「是互相喜欢的人会做的事」
「但是……我跟心操是吗……?」
你垂下眼睑,不知在思考什么。

而在另一处——不被大雨影响的深海里。
已经脸红到脖子的心操还在全速游泳中。
突然之间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心操一手捂着脸,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事代表着什么,而且似乎还是自己去做的。
「接吻…恋人会做的事……」
「她……应该没有生气吧……」
「如果可以的话…不……」
心操低眸思考着些什么。
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只有自己的世界突然闯进了另一个存在,一个跟自己相似的存在――无论是外表还是感觉――说实话,心操人使并不希望少女离自己而去。
他想抓住她。

尽管她是人类,而自己是一个被认为是虚幻的海妖。

2018必更:20/42